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为什么巴菲特如此看好美国银行?

原标题:为什么巴菲特如此看好美国银行? 来源:金融界网站

巴菲特及其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投资团队已经对美国银行进行了不只一次、两次,而是三次大手投资。首先,巴菲特以每股23.51美元至24.23美元的价格购入价值超过8亿美元的股票。数日后,巴菲特与公司买入价值4亿美元的股票,价格由24.10美元至24.30美元不等。随后巴菲特再次出击,以大约24.32美元至25.24美元价格再度买入价值5.22亿美元的股票。

在短短两周,奥巴马及伯克希尔哈撒韦合共投资了17亿美元,在这家按资产计美国第二大银行的7,160万股票。伯克希尔哈撒韦现在拥有超过10亿股美国银行股份,占总已发行股份的11.8%,令其成为仅次于苹果公司的第二大股东。

不用说,巴菲特看好美国银行。显然,我想不通他的心思,但我认为他钟情于美国银行的原因是,美国银行拥有雄厚的资本状况及长期派息稳健。让我们深入探讨上述两个因素。

强劲的资本状况及稳健的派息。

巴菲特很有可能在第二季增持了他原本已持有的许多只银行股,因为虽然许多大银行已为潜在贷款亏损作出数十亿美元拨备,但仍然录得可观的利润。

然而,巴菲特在疫情爆发的头几个月采取了相当谨慎的做法,累积了1,380亿美元的现金及流动性高的证券。此外,伯克希尔哈撒韦抛售了大部分股份的银行是投资银行高盛(NYSE:GS)。虽然高盛第二季业绩不俗,但其风险略高于其他大型银行──在联储局年度压力测试中,在假设不利的情况下,高盛的资本充足率跌幅远高于大部分同业。

在同样的压力测试中,美国银行保持较高的资本充足率,比大部分同业承担的贷款损失少。在目前的情况下,美国银行也处于非常有利的地位。

银行在严格的资本要求下营运,而监管机构密切关注的一个数字是普通股权益一级资本比率(CET1),这是一项衡量银行核心资本占其风险加权资产百分比的指标。每家银行都根据公司的构成及其持有的特定资产设定了所需的最低门槛。目前,联储局将股息限制在不高于银行过去四个季度平均净收入的水平。

但在正常情况下,如一家银行的CET1比率低于其要求的门槛,资本分配就会受到限制,就此而言,银行必须认真考虑削减股息。

美国银行要求的CET1比率为9.5%,但目前第二季度结束时的CET1比率为11.6%,在触及此标准之前仍有2.1个百分点的下跌空间──这是很大的空间。

美国银行财务总监Paul Donofrio在公司最近的业绩电话会议上表示:于第二季末,我们在9.5%CET1最低标准以上的资本缓冲为280亿美元。

在此之前,该公司已经为今年第一、第二季的潜在贷款亏损拨备100亿美元。

相比之下,花旗在触及上述标准前还有1.5个百分点下跌空间;摩根大通在触及该标准之前只有1.1个百分点的空间;富国银行已经将股息削减了近80%,尽管这是基于不同的原因。

此外,美国银行高层说,在联储局的压力测试情景之一,该行承担了约占总贷款账面值4.7%或略高的损失。

美国银行已经预留了不到这个金额的一半作为储备金。请紧记,以上只是预测,这些亏损尚未真正开始出现。此外,在其已经预留拨备的基础上,美国银行能够再吸收数百亿美元的损失,并且仍可保持强大的资本状况。其管理层表示,即使银行确实要预留足够资本,以就相当于总贷款额4.7%的损失作出拨备,其CET1总比率仍将仅降至10.25%,仍远高于指定的标准要求。

显然,我们仍然不知道情况可以有多恶劣,但美国银行似乎作出最保守的准备。在其建模背后,美国银行行政总裁Brian Moynihan表示,该银行假设失业率将在今年年底达到10%左右,并在2021年上半年维持在9%,GDP总额要到2022年年底至2023年年初才能恢复至冠状病毒疫情之前的水平。

一只有上行空间的保守型股票。

我最近写道,美国银行并非如摩根大通那种大银行般令我振奋。这是因为摩根大通第二季收入创出338亿美元的新高,抵消了其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105亿美元季度信贷拨备的影响。这令我大感意外,摩根大通在如此艰难的经济环境下仍有如此稳健的盈利能力,相信令许多其他投资者留下深刻印象。

然而,美国银行作出巨额的季度信贷拨备,但仍然实现了可观的利润,并且还在创造足够的收入,亦拥有足够强大的资本缓冲,以保护其股息,从而应对持续的经济困难时期。

这对巴菲特应该很有吸引力,我们都知道他偏好收取股息。

以巴菲特最近收入美国银行的最低价计算(23.51美元),其价格是账面值的84%。若按最高价计算(25.24美元),美国银行的股价约为账面价值的90%。这为伯克希尔哈撒韦带来大量机会,假如美国银行能够完全摆脱疫情的影响,并享有目前的优势,伯克希尔哈撒韦就会获得丰厚回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manbetx体育注册_网站 » 为什么巴菲特如此看好美国银行?